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公司

原华安证券营业部老总挪用资金炒股 两年获利5200多万遭判刑五年

挪用公司资金炒股

挪用公司资金炒股

近年来,合规性和风险控制已成为证券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公司。

但是在早期,经纪业务部门的鲁ck和非法操作仍在追究责任。

最近,中国判决书网披露的一项裁定显示,深圳市彩田南路证券营业部前总经理周某非法挪用营业部资金6000万元,贷9万元交给当时的代理总裁王某。配资种股票中使用的资金因挪用资金而被判处五年徒刑。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按照周的供述,在归还了大部分挪用的资金后,他利用他控制的“朱”账户在2005年至2007年投资了剩余的200万元股票,获得了利润。超过5200万人,制造了大约20次。

从二审裁决的角度来看,周的资金挪用配资在过去的一年中并不少见。从被告人的供词和证人的证词可以看出,在证券业合并之前,业务部门的种种混乱情况。

31岁时,他成为营业部主管

对于证券从业者,私人股票交易是绝对的禁止之一,挪用单位资金进行股票交易更违反刑法。对于这位曾经年轻且有前途的销售部门负责人而言,收益大于收益。

挪用公司资金炒股

从周华安在华安证券的经验来看,可以将其视为繁荣的官职。 1996年7月,周加入安庆第二证券营业部安徽证券公司(华安证券的前身),担任副经理和经理。

增资重组华安证券后,周先生获得了进一步晋升。根据华安证券的官方网站,2000年12月28日配炒股配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了公司增资和改制,并更名为华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同时还批准了公司王永平为综合证券公司,注册资本为17.5亿元人民币,是公司的董事长,法定代表兼代理总裁。

2001年2月,周先生31岁时成为华安证券安庆人民李营业部总经理。此后,2001年11月,周被任命为华安证券深圳财田总经理。南路营业部工作了8年。

作为安徽省证券公司,华安证券更容易与安徽当地机构合作。根据裁定,从2002年至2003年,周代表深圳彩田南路部购买国债,并由安徽省的6个机构,办事处,合作社和其他地方提供资金,总计34亿元人民币。用于借贷给配资股票交易的客户。

但是,当客户退还资金时,周并没有将资金“归还”并退还给销售部门,而是“切断”了大量资金用于股票交易。对于销售经理来说,这并不困难。

从见证人的角度来看,早期的销售部门可以看到客户身份验证和资金流监控管理中的混乱。例如,一位证人说,他的公司在销售部门开设了多个个人帐户,并且他的身份证都已购买。不清楚是谁。

Zhou自己承认,销售部门获得的个人股票帐户是因为一些客户需要一些未关联的帐户才能进行股票交易。销售部门购买了一些身份证以借贷客户开设股票交易账户。该案涉及的许多证人都表示,他们从未炒过股票,也没有损失过或借给他人。除了正确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外,所涉身份证的地址和照片与该人不一致。

关于挪用资金,周说,他在完全掌管营业部后,为了提高公司的绩效,他以购买国债的名义为上述机构提供资金。融资资金转入营业部账户后,周先生将大部分资金借给了华安证券投资总部自谋职业,并将部分资金借给营业部客户以赚取利息。由于违反规定,未记录任何贷款协议。

此外,对于许多由销售部门签署的合同和协议,周表示,在签署协议时并未找到借款人,因此,借款人的签名是由当时的销售部门负责人常莫奇签署的。周说,他借钱给王以增加销售部门的营业额并增加佣金收入。当他决定将钱借给谁时,通常由Chang执行。

“点石成金”被炒5000万元以上

由于早期在当地销售部门管理层的疏忽,再加上“上级”的指导,在持有大量资金后,周开始了配资股票交易。除了自己进行股票交易外,周还代扣并挪用了900万元给朋友王(k3)进行股票交易。

根据该裁定书中记载的证据,华安纪要[2001] 1号文件确认华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在第一次党政联席会议上决定由代理总裁行事。 Wang将负责总体工作,重点是计划,财务和人事工作。

2003年底,王先生将股票帐户从夏新证券转移到华安证券深圳营业部,并以“史某1”和“周某音”的名义开设了一个帐户。帐户是开设帐户后的一周。提供给王。王说,他没有与华安证券金融公司签订合同,转移的资金是周某借给他的,但具体的融资渠道未提及。

根据周的供词和王的证词,作为华安证券的“老头”,两人于1997年相识。据周说,2003年底或2004年初,王某去深圳旅行。出差,问周的销售部门是否有钱。周说,他已经借给了公司自谋职业。王先生随后说挪用公司资金炒股,他将让自雇部门提前归还一部分。他和周将自己做股票,利润将被分成6到4个。周同意。

此后,周某通过一系列转账拦截了资金,并将情况报告给王某,王某开始指示周某进行股票交易。对于每笔交易,王都通过电话通知周,而周则遵循王的要求。到2005年,华安证券发生了债务危机。周说,他将挪用的贷款本金和利息退还给业务部门,还款是从股票交易账户中支付的。最终,在他控制下的“朱某”账户只有200万以上。有了这笔超过200万元的资金,在王的“变金”之下,该帐户在2007年达到了超过5200万元。

根据被告人周某重返案情的陈述以及安徽省监察委员会办公厅发布的有关问题的解释:2017年1月18日,被告人周公安受到住所监视该组织不知道在担任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营业部经理期间,他与前华安证券负责人合作使用内部信息和事实。从销售部门借来的资金进行股票交易并获得巨额利润。但是,有关“内部信息”的裁决尚未宣布。

挪用公司资金炒股

通过地下银行洗钱

随着时间的流逝,证券行业的各种法规不断收紧。如何将股票赚得的5200万元以上的资金转移到自己手中已经成为周先生考虑的重要问题。

周从“朱X”账户中取出资金并存入存折(以朱X的名义)后,周承认在王的安排下,他将存折和密码交给了地下银行的中间人。并使用新的ID卡将资金转入周先生在香港的兄弟的帐户公司。

周兄弟介绍说,自从他在香港注册以来,他从未从事任何商业活动。 2007年初,他的兄弟周先生说,一个朋友想使用公司来开户,因此周先生可以撤回部分佣金。周弟兄同意了这一要求,并收到了超过5,000万港币的汇款。

此后,周让他的兄弟准备在香港建立中国战略公司,并向公司帐户转入了超过4,800万港币,并又借出了500万港币他的兄弟。周弟兄说,2009年之前,他代表周先生持有Huace 公司,法人和银行注册均为他本人。 2009年,周从华安证券辞职后,法人和银行注册发生了变化。

非常有意思的是,由于存在这500万港元的“借贷”,在2009年,周先生的兄弟通过债转股的方式向周提供了260万股Shilian Terong的股份。 2016年,公司在新三板上市,而周弟兄在股东名单上“列在榜单上”。

挪用公司资金炒股

至于余下的4800万港币,周某声称自己已经离开了1500万港元,余下的3300万元被按照王的指示分两次罚入王某的妻子和女儿的账户。此后,在2010年,周在厦门建立了公司,并通过王先生的卡将超过1500万港币转入了自己的卡中,并转入了公司商业运营帐户。

挪用公司资金炒股

但是,王在证词中没有提及上述资本外流和“六四”信息。王先生只是说,2010年8月挪用公司资金炒股,周某说他在香港有一定的资金,想通过地下银行将钱转入自己的账户,他同意在资金到账后再将钱转给周某。

不支持“借入”资金的说法

在上述资金的预扣和挪用中,由于资金是由周以“代表单位购买国债”的名义提供的,因此,随后的挪用也被视为单位资金。

对此,一审法院认为,周某以华安证券深圳蔡田南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的职务挪用了该单位的自有资金6000万元,非法所得5294.12万元;此外,该单位的资金中有900万元被挪用并借给他人用于营利活动。挪用资金总额为6900万元,数额巨大,该行为构成了挪用资金罪。在此基础上,考虑到交出和积极返还赃物等情况,周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追回了违法所得。

在一审判决后,周某提出上诉:周先生自己使用客户资金配资是证券市场上的一种普遍商业模式,属于借贷而非挪用,已经偿还了本金和利息。公司,向销售部门支付大量佣金以为销售部门创收是一种履行职责的行为,对社会无害,更不用说挪用公款了。另外,Wang的配资股票交易是保证金交易和证券借贷的行为,也是业务部门的操作行为。决定使用公共资金作私人用途是为了单位的利益,并不构成挪用资金罪。

同样,辩护人还表示,周的行为是证券业中典型的保证金交易业务。周将6000万的募集资金用于股票交易后,从使用到全部收益的收益可归因于该业务。劳动部,只有周配资到朱某的1000万元的账户中涉嫌挪用资金,而配资到另一人的账户中是周的职务,并不构成犯罪。此外,在归还钱后,周某的控制账户余额超过300万元是非法收入。后来,周某从继续使用股票中获得的5294万元的利润不应被视为非法收入。

但是,上述上诉请求和辩护意见未经法院批准。二审法院指出,原判中发现的犯罪事实是明确的,证据是可靠和充分的,法律是正确适用的在线股票配资,判决适当。最终决定是驳回周的上诉,维持原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