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公司

四公司踩雷同一私募 良卓资产挪用资金炒股致亏损

四个公司踩雷,同一笔私募,两重资产挪用资金买入股票并造成损失

新浪财经综合3月21日01:30

挪用公司资金炒股

《证券时报》记者梅爽和于德江

最近,上海希霸,中原内部经销,四方达和CANNY Elevator均宣布涉嫌基金管理人上海良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k0)(以下简称“良卓资产”)违规。规定公司,所认购的私募股权基金产品存在重大违约风险,可能导致相关投资基金无法按时收回。

四个已上市的公司股已经失效,未发行或未到期的股份总计2.84亿元。他们已经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前往梁卓资产集团处理此事。良zhu资产集团还于3月20日举行了资产处置的简报。《证券时报》 公司的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有400多名投资者出现赎回危机的私募股权产品,还有更多超过100人来到现场。

Liangzhuo Assets承认已挪用了用于股权投资和证券投资的资金。目前可赎回的现金为17.5亿元。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尽快变现相关资产。但是,投资者不满意,甚至有推挤甚至是物理冲突。

四个公司“踩雷”相同的私募交易

最早的公告是上海希霸银行,该公司于3月18日晚间披露,财务部门公司于3月15日晚接到梁卓资产客户经理的电话,称其已投资“梁卓资产”。银通二号债券的注意事项在“私募基金”(以下简称“银通二号”)的管理过程中,部分基金经理人员涉嫌违法经营,可能给其财产造成重大损失。私募股权基金,以及相关的投资本金和收入可能无法如期赎回或赎回。

上海希霸通过两笔交易共投资本金1400万元,参考年化收益率为7%,到期日为今年7月和9月。

3月19日上午,中原内伟和四方达也发布了类似的公告。中原内沛认购了良zhu资产的两种私募股权基金产品,包括上述的银通二号和良zhu资产稳健的致远票据投资私募股权基金(以下简称“稳固的致远”)。当前持有金额为1.亿元;四方达于1月3日以5千万元的价格认购了稳定之元,期限为3个月。 公司均表示相关私募股权基金产品的运作发生重大事件,并且怀疑未按照合同目的使用委托资金,并且存在严重违反规定的情况,可能是主要风险。

3月19日晚,良卓资产“ Treading Thunder” 公司的上市又增加了一个。 CANNY Elevator宣布公司于3月18日获悉涉嫌涉嫌侵犯资产,公司闲置的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仍持有Prudent Zhiyuan 1.的1亿股尚未到期。该产品存在重大违约风险。怀疑基金经理没有按照合同约定使用委托资金,这可能导致公司个相关投资。这些资金无法按计划全额收回。

在了解了有关情况之后,四个公司都组成了一个由公司秘书,财务总监,法律事务等组成的工作组,专门处理此事。四个公司还表示,他们将竭尽全力保护公司的投资资产并维护公司和股东的利益。

上海希霸声称立即安排专人前往基金经理办公室与有关负责人进行跟进,以了解具体情况,并成立了由董事会秘书公司领导的处置工作组和首席财务官,在法律事务和律师的配合下。了解情况,尽力保护公司的投资资产,维护公司和股东的利益,后续行动将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所投资的本金可能无法收回,这对这四个公司的表现有不同的影响。如果以最近期投入资金与净利润之比作为衡量标准,则上海希霸2018年业绩公告披露的净利润为8007.92万元。此次涉及资金1400万元,占比17.48%;中原内部分配2018年实现净利润约2.86亿元,1. 1亿元的投资资本占38%;四方达2018年净利润为6456.58万元,本金5000万元占77.44%; CANNY Elevator在2018年的初步净利润为1. 7亿元人民币,1. 1亿元人民币本金占10 2.88%。

监管部门也关注了相关情况。深圳证券交易所于3月20日致信四方达,要求公司说明违反相关私募股权产品的具体情况,以及公司迄今已采取的补救措施和取得的进展。此事件已影响公司现金流量和运营绩效的可能影响;有关投资合规性的补充说明,并与董事会公司一起跟踪所投资产品的进度和资金安全性挪用公司资金炒股配资平台,补充说明有关内部系统是否完整以及相关人员是否勤奋负责任逐一检查和解释到目前为止,尚未到期的金融产品的具体情况,资金的安全性和必要的风险警告。

除上述4 公司外,还有慈兴股份,四维联合股份,德邦股份,新美兴等已认购良卓资产下私募股权产品的上市。证券时报·e 公司记者分别称上述公司。慈兴股份表示,他们已于去年赎回,相关事件未影响公司;明尼苏达州表示,已向财务部门确认,公司先前已认购了该股票。该股票已在去年完全赎回,今年没有新增加;新美星表示,公司两次购买了良卓的产品,并在2017年初赎回了所有产品后才购买。德邦的工作人员说,他们不了解相关情况。

数百名投资者聚集在一起作简报

3月20日上午,《证券时报》 公司来到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1168号中信广场45楼良zhu资产办公室。该办公楼的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段时间以来,大量投资者继续进入和退出良zhu资产办公室,该物业已派出更多工作人员来维持秩序。

“这里的租金并不便宜。他们租了一个整层的办公室。它们过去非常强大。”物业工作人员说,良卓资产没有拖欠租金。 《证券时报》记者在投资者提供的租赁合同中看到,梁卓资产办公室的月租金为570,000元。

早上9:30,良zhu资产公司的前台无人值守,办公室里没有员工。记者注意到,大多数桌子上没有电脑,资金销售手册和其他材料散落在桌子上。数十位投资者分散坐在会议室和配餐室中讨论解决方案。 “我们每天都来这里,就像上班一样。”一位女性投资者表示,她购买了200万个良卓资产的私募股权基金,她不接受良卓提出的针对新三板上市公司股权的现行薪酬计划。同时,一些投资者建议共同支付费用聘请律师来捍卫自己的权利。

《证券时报》 公司记者获悉,遭受损失的投资者已经成立了一个投资者小组,与梁卓资产的代表进行对话。当前的解决方案不是统一的。此外,投资者还自发建立了微信群,要求投资者上传身份证,基金合同和其他实名加入该群。记者在现场看到,有很多白发老人参加了一次性资产简报。一名自称今年70岁的老人说,他的退休金已经遗失了,他不敢告诉家人。

上午10时,良zhu资产会议室里挤满了投资者,无处可坐的投资者被挡在外面。大约一百位投资者参加了会议。直到凌晨10:30左右,梁卓资产的法定代表吉正东才出现在会议室。

“在过去几天中,我们整个高级管理团队确实处于高压或非常疲惫的状态。”良卓资产负责人季正东讲话相对安静。他说他很累了。代表小组成员监督处置计划等。

挪用资金进行股票交易和股权投资

票据投资的资金去了哪里?这是在场投资者最关注的问题。季正东认为,票据投资基金已被良卓资产用于多个公司股权投资和证券投资。

季正东说,良卓资产目前持有的一些资产具有处置价值,而有些则没有。在这些可支配资产中,最重要的是江苏如uga农村商业银行的股份。 “我们可以实际控制或处置的如uga银行股份总数为1. 9亿股,即总数。”季正东说,目前,如uga银行的所有股份均由有关机构持有。自然人与上海良溪控股有限公司公司签署了控股协议。这项持有协议清楚地表明了这些资产的所有权,并且没有个人对资本和财产的挪用。

季正东还介绍了其他可支配资产,包括北京云之都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上海一德依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公司,上海铂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公司。 ,中科超微(安徽)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上海橙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公司,上海上永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公司,上海英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公司和其他7 公司股本。根据季正东,上述公司股本投资额中的每一个大约为2000万至7000万元。至于许多具体数字,他说“不记得了”。季正东说,影视文化公司遭受了严重损失,其中一种公司处于停滞状态。

关于持股比例和公司更多业务数据,季正东没有透露。 “我希望你不要打扰他们的正常运作。”季正东说,股权资产是一种高度灵活,相对脆弱的资产。它可能会获得更好的回报或损害股权商誉。 “在那之后,我们将与投资者代表沟通如何兑现现金。”季正东说。

此外,季正东介绍,一些票据投资基金用于证券投资。 “投资本金近5亿元,亏损10%。”季正东说,当时购买的中国平安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股票已基本清算。 “确实市场不好,再加上投资者在复兴事件中的巨大赎回压力,迫使我们以低价卖出并带来损失。”季正东说。

纪正东还当场表达了三个承诺,一个是不失去联系,积极应对。二是不找借口,尽一切可能在后续程序中维护所有投资者的利益;第三是不逃避法律责任。

需要赎回17.亿元人民币的股票

“我们的第一阶段基金始于2015年。2017年之前,我们100%从事票据投资。在后期,由于市场上的一些机会,我们希望结合投资和票据投资来实现更好的投资回报率。”季正东回应。

根据他的说法,现在需要赎回的实际基金份额为17.5亿元,公司帐户上的当前金额约为2000万元,所有钞票都已兑现

《证券时报》 公司记者获得了良好的资产稳定的志远票据投资私募股权基金合同,表明该基金的投资范围包括银行承兑汇票和这些票据的收益权,银行存款(包括银行活期存款) ,银行定期存款和协议存款等)。

根据合同,投资策略是:该基金主要投资于银行承兑汇票和这些票据的收益权。基金获得票据资产后,可以将票据资产持有至到期并移交给银行以进行收回。当市场价格合适时,不排除所持有票据资产的提前转移或折价。票据资产变现后回收的现金将作为回收投资。

在投资限制栏中,该计划的投资组合不得投资于二级市场股票;不得投资于商品期货或股指期货。此外,合同表明该基金不承诺保留资本和最低回报。它是具有中等预期风险和中等预期回报的投资产品,适合具有风险识别,评估和承受能力的合格投资者。

在现场,投资者询问了上市公司的投资情况,投资者在会议上大喊:“我们需要与上市公司相同的解决方案。”

“河南的上市公司已经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我可能随时被带走。如果我被带走,您将没有任何好处。希望您能保护我。”季正东说。

《证券时报》 公司记者了解到,上海希霸派人参加了此次会议。上午的会议结束后,上海希霸公司的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没有新的进展。 “他们整个早上都在开会,我们不能进会议室。”

中原内部发行法务人员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他们于3月19日通宵返家,而良Asset资产没有提供任何解决方案,并称良zhu资产“撒了很多钱”。挪用公司资金炒股,公司目前仍在讨论相关事宜。

此外,《证券时报》 公司记者了解到,3月20日下午,季正东与投资者代表进行了一对一的会谈后向经济调查部门报告。原定于下午召开的可支配资产会议未如期举行。

拆除优质资产

根据数据,银通2号于2017年4月27日成立,并于同年5月5日完成备案。计划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5亿元,期限为5年。投资范围包括银行承兑汇票,票据,银行存款等收益权。3月27日成立的闻建止原,规模上限为10亿元,投资范围与银通2号相似。通过多次公告,使用固定收益和季度付款方式,这两种私募股权产品的年化收益率为7%至8%。中原内部发行有限公司和上海希霸都明确表示,它们通常会在2018年底之前获得投资收益。CANNYElevator还表示,2019年3月18日之前,由良zhu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票据基金的本金和相关投资收益正常付款。

Liangzhuo Assets成立于2014年,共管理37种基金产品。工商资料显示,良zhu资产的法定代表人为纪正东,主要人员为杨军。良zhu资产的唯一股东为上海良xi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公司(以下简称“良xi”)。投资”股票配资,法定代表人杨军),后者的唯一股东是鑫鑫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鑫企业”),入股后的股东分别是沉凤迪和于苗,比例分别是60%和40%。

关于沉凤di和于M的信息较少。除全资拥有的凉溪投资外,鑫鑫企业其他公司股的比例相对较低。新鑫企业持有上海橙影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公司 20%的股份,季正东也是后者的董事。它持有合肥Cres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公司的19%股权,并持有中科超精细(安徽)科技有限公司公司 9.的17%股权。

季正东是梁卓资产的负责人。危机爆发后,季正东还与一线投资者进行了交流。除了季正东之外,杨军是梁溪投资和梁zhu资产的关键人物。

《证券时报》 公司记者在凉竹资产公司发现,当场散布了一张内容为“致每一位投资者”的A4纸,警告投资者不要签订转换合同。这里所说的转换是指将投资者对梁卓资产的债权转换为新三板上市公司如uga银行的股权,转换价格为每股15.78元。

此A4纸的来源未知,但通过如uga银行,您可以了解有关Liangzhuo Assets资产的更多信息。如uga银行是一家农村商业银行,位于江苏省如bank市。它于2017年9月在新三板上市。如uga银行股票的转账自2018年12月19日起暂停,至今尚未恢复。 公司给出的原因是它正在计划A股股票(IPO)的首次公开发行。上述A4文件也反映了如uga银行拟议的IPO。转让暂停前,如uga银行3.52元/股,本次给出的转换价为15.78元/股。

2018年3月,如uga银行完成定向增发,认购自然人3名,其中杨军认购2000万股,占2%。当时,与杨军认购相同增幅股份并进入前十大股东的自然人是赵英妮和薛明亚,他们都是上海人,杨君和赵英妮的联系地址是:甚至一样。

上海鼎帆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鼎帆”)也在此固定增资期间进入如entered银行,成为第五大股东,持有股份4,900万股,比例为4.。 ] 9%。 《证券时报》 公司记者发现,上海丁凡也与梁卓资产有关。杨军,赵银妮,薛明霞和上海丁凡合计持有如billion银行9亿股股份1.,与季正东当场所说的一致。

CANNY Elevator的公告显示,公司还持有上海鼎帆出具的“连带责任保证书”,梁溪投资出具的“基金股票远期收购承诺”,以及梁柱资产的法定代表人吉正东及其董事。配偶在黄丽​​莎发出的“保证函”中,各方应对公司投资收益和本金的赎回义务承担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

《证券时报》记者致电如uga银行以了解此事。更改两名工作人员接听电话后,第三名工作人员说他不知道此事,并建议记者询问梁卓资产。

挪用公司资金炒股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